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谈到围棋的起源,时间也许无所谓,但地点却是很重要的。围棋起源于中国吧,这是一般的大众观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甚至是不证自明的,这大概也是尧老前辈划地为棋故事的由来。中国人对正宗的门第问题向来重视,什么都要争个中国原产,连我们老祖先的发源地也一点含糊不得。我不是讽刺这种认真劲,相反,如果世界人民都有这样的荣誉感,虽然会有些混乱,但人类社会的发展步伐一定会更大更猛。问题是要有证据,好比争遗产,得有遗书,或者是拟定的法律根据,不然中国原产就是自说自话。

有的围棋史料上提到过围棋发源时间人物均不祥,但却认为发源于中国是无疑的,然而究竟怎样无疑,却一字不提,这种气魄显然要让太史公汗不敢出。回到尧的围棋传说上,有的还绘声绘色,说尧在地上划了横竖十九条线做棋盘,这就杜撰得出纰漏了,因为从围棋史上来看,开始时还没有十九路的棋盘,甚至到三国时有没有都很难说。

发源于中国说,只能是一种推测吧,“无疑”是万万不能说的。日本人就认为,围棋和象棋均起源于中亚的一种叫“盘戏”的游戏。当然,日本人的说法也很难说有什么可信性,虽然从地理分布上来看,中亚的盘戏向欧亚四周扩散,变种为不同的棋类游戏,似乎较为合理,但终究也没有什么过得硬的证据。其实日本人和中国人在文化归属上的认真劲也是半斤八两,只不过在围棋上,实在不好意思去主张日本原产罢了。

虽然从竞技的角度而言,围棋的起始国籍问题似乎显得并不重要,然而,如果惜字如金的李昌镐突然开口宣布:“围棋韩国原产”,我想中日两边大概不会鼓鼓掌就过去的。事实上,它又很重要,或者说它对某些人重要,某些人不重要,某些时候重要,某些时候不重要。

日本人虽然不好意思宣称日本原产,但却想出了一个移花接木的法子,他们姑且承认中国是围棋的发源地,于是称中国是围棋的母亲,而围棋的理论在日本得到成长,于是称日本是围棋的养母,在东亚文化中,这种比喻是颇有些损的。其实,硬要说古代围棋在发展上中不如日,也并非毫无疑问。之所以大多数职业围棋人都觉得在古代日本围棋比中国围棋的境界要高,我想那是因为他们自己对围棋的理解更接近于日本围棋的传统理解,毕竟没有一个职业选手是学中国古棋成长的。上个世纪初,中国的围棋高手和日本相差两子以上,然而和中国古棋全盛时代的施襄夏,范西屏相比,他们又差几子呢?好象没有人研究过。

围棋是下出来的,中国和日本的古代国手并没有真正碰撞过,当然,如果勇者幻庵能够渡海成功,这确实是一件古代围棋史上令人最为惋惜之事。但中日间接交流的机会还是有的,据说在日本六世井上因硕时,和琉俅来访的师徒二人进行过对局,结果他和他的徒弟都输给了来访者,后来琉俅的那个作徒弟的又来到中国来访问,当时正是施范的全盛时期,琉俅效法的日本文棋,遇上能断就断的中国武棋,几乎不堪一击,以至于说出日本远不如中华的评价。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井上因硕并非日本历史上的最强者,而且日本人对琉俅访者下的是让子棋,对外国人至少让三子是日本自算砂以来就立下的规矩,但即便如此,能够下赢让子棋的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对实力的估计即使有差距也很有限,至少井上因硕想让施范两子恐怕是不可能的。

然而,棋艺的高低和国籍又有什么关联呢?但这的确是有很大关联的,据说琉俅的评价传到日本,那个井上被大骂成丧权辱国,赶紧退位了。

现代社会进入了商业化的时代,虽然中日韩的对抗始终是围棋活动的热点,但将成败输赢上升到丧权辱国的高度的时候已经很少了。

围棋的国籍化是围棋作为一种竞技活动的政治化,而现代的商业比赛最大限度地削弱了这种政治化的倾向。

最近吴清源老先生访问北京,当被问之对中国围棋手在国际大赛上有什么期待时,老先生却有些装傻地回答说哪个国家拿冠军都一样,中国也好,韩国也好,日本也好,谁拿冠军都好。

这当然和老先生的人生哲学有关,也和他目前的环境有关。然而细看吴的一生,围棋的政治化对他并非毫无影响,虽然他目前力图削弱这种政治化的影响,以达到对棋道追求上的纯净。

但有没有所谓纯净的围棋呢?或者说政治化倾向对围棋而言是否是应该极力避免的呢?我想,这不可能,也非必要,因为围棋作为一种文化并不是单纯孤立的,它必然受到社会总体价值观的影响和修正,而政治也正是其中的一种。

问题在于,它要保持均衡,保持政治化和其他的价值观之间的均衡。

回头看看围棋的国籍,重要吗?不重要吗?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09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