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我一直保留着中学时下围棋的记忆,那时最大的苦恼就是围棋耗时太长,午休半个小时下盘象棋还差不多,围棋通常是下不完的,后来灵机一动,将围棋纸折成一半,才算解决了问题。后来又进一步折成四分之一,连课间抓紧些也能下了。

有的人也许会觉得不以为然,会发出“这还算是围棋吗?”这样的感慨。也许在他们的眼中,围棋的十九路线是天经地义的,或者说在他们的审美情趣中,只有十九路才是一种正确的享受。

然而,在我的意识中,即使是五路这样的小天地,十九路以上的大宇宙,都不失为围棋的一种。而把围棋的棋盘固定于十九路,并不是什么好的感觉,相反,这样的大棋盘早就成为围棋发展的一个大障碍。

我无意对职业比赛中棋盘的标准尺寸说三道四,但对于业余爱好者而言,十九路围棋确实是太大了,从时间效率上考虑,是太不灵活了。不能如象棋一样自由自在地随处摆棋,自然不会有很高的普及率。

是不是小棋盘没有魅力呢?这个问题没有下过小棋盘的人很难感觉得到。如果试一试,五路的棋盘对于稍具水平的人来说确实太小了,黑先行的话一定杀白,贴多少子也没用。但作为初学者熟悉围棋,却非常之适合。七路棋盘已经为白棋提供了相当的活棋空间,黑想全歼白棋已非易事,如果能弄清其中的变化,水平已经能上升到相当的程度。到了九路,空间已经很大,稍不注意,黑棋先行也可能输掉。十三路被称为小围棋,也有专门的比赛和研究,其思路和手法已经很接近大棋盘,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一直也没有普及。

为什么小棋盘即使有胜负的空间,在业余爱好者中也不受欢迎呢?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是现代围棋对布局和定式的重视。这两样都只有在大棋盘上才能体现出来,从某种意义而言,这甚至是围棋基本技术中最受到重视的部分,尤以业余爱好者为甚。而到了小棋盘上,你会发现很多定式行不通了,而布局的观念也得修正,这会使得不少人产生一种不习惯甚至是不舒服的感觉。

而问题的核心恰恰就在这里。我们之所以会觉得不习惯和不舒服,是因为我们在十九路棋盘上下得太习惯和太舒服了,因为我们不是靠计算来下棋,而是基于模仿和记忆来下棋。漫画棋魂中有一个中学生,老是拿着定式书来下棋,因为害怕走错定式,虽然有些可笑,但却是大多数人下棋的真实写照,只不过那本书不是拿在手上而已。“得下的象是围棋”是萦绕在很多人脑中的一个观念。

然而,这种观念是违反围棋精神的,对一个人棋艺的增长即使在开始小有增益,长期也会后患无穷,是很多业余爱好者不长棋的根本原因。吴清源指出,围棋最重要的是死活,然后是官子,布局定式都在其后。这是极中肯的话。换句话说,计算能力是最基本的能力,因为只有计算,才能下出自己能够理解的棋。

赵治勋曾经摆过一个星位小飞守角后点三三的型,正解是打劫活角,也算是一个局部定式,稍有棋力的人都不会走错。然而赵治勋却认为,只知道作劫的型是不够的,必须计算到其他手段的可能性,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懂得了为什么打劫是正解,而其中的计算量不可低估。

业余棋手一般不会有这样的计算量,一方面是因为通常一盘棋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另一方面,也许是更本质的,是没有计算的习惯。所以有一手接一手下得飞快的“卫生棋”,这样的棋所以是卫生的,因为虽然不长棋,但总还算活动了手和眼睛。

一般来说,业余和职业的主要区别是对棋子效率和形状的理解上,但我觉得最根本的区别在于计算能力,从这个意义而言,计算能力不够格,即使是职业棋手,大概也只能算是业余的。

如果一定要说业余棋手那些环节上最弱,我认为首先是官子,然后是战斗力,再其次是布局。然而,偏偏是前两项最容易受到忽略,报纸和电视上的围棋解说经常在布局上花很多篇幅,中盘战斗几笔带过,到了官子,居然经常用官子从略这样的手法,好象官子无关紧要一样。看围棋谱也有这个特点,开始还看得仔细,一到中盘战斗,就懒得再看了,说到底,还是没有计算的能力,当然,围棋盘太大也是一个因素。

吴清源大声呼吁要摆脱定式和布局的束缚,然而,怎么摆脱却是一个问题,毕竟围棋是一手接一手下出来的,而布局作为开始的阶段自然是难以省略,时间长了,还是要依赖局部定式。这里有个思维习惯培养的问题,如果从小棋盘下起,就不会产生对特定型的依赖感,因为棋盘越小,就越要靠计算的能力。所以我主张学棋应该从五路棋盘开始,随着理解的增加逐步扩大棋盘。因为棋盘虽小,却能培养出可资发展的基本素质,尤其对死活和官子的掌握尤为有益。

此外,棋盘的大小还多少涉及到一个围棋观的问题。众所周知,围棋不是生来十九路的,而是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这其中的原因主要在于,棋盘越大,先行者的先着优势就越小,子与子的宏观联系就越复杂,对棋势的预测也就越困难,而这是围棋理论不断丰富决定的。从这个意义而言,十九路围棋显然不会是围棋发展的终极形式,一旦围棋的形式无法满足其内容丰富性的要求,围棋盘面的扩大是必然的,虽然从目前来看,还是一个不可预见的过程。但可以预见的是,围棋盘面每扩大一次,都必然对旧的布局和定式进行根本性的革命,相反,在中盘作战和收官方面则基本保留。偶尔也不妨试一下21路的围棋,我想这样会比空谈什么21世纪的围棋对围棋理论的本质有更深刻的理解。

更严酷的说法是,围棋的布局和定式是注定要被历史淘汰和遗忘的。我们所以在胜负世界和审美价值上会为十九路所拘束,那是因为作为一具肉体不得不拘束于生也有涯这样的事实。正是因为如此,我无意抹杀历史上那些基于十九路棋盘所产生的各种布局理论的功绩,但我更愿意坚信的是,围棋并非本来如此,将来也决不会如此。

棋不是一具肉体,它的魂天生无拘也无束。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10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