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没有哪一种游戏会象围棋一样难以推广。望着围棋的道具,初学者差不多总是会露出迷惑的表情:“这会很好玩吗?”的确,十九路纵横交错的棋盘,以及各满满一盒的黑白棋子,怎么看也不象是很吸引人的模样。

除了外表,平心而论,在内容上,围棋也是很难入门的,这是围棋难以推广的一个重要原因。首先是一局棋的回合太多。如果不中盘认输,一局棋下到两百多步是普通的情形,相对于其他棋牌类游戏,这是个惊人的数目,由此导致的对局时间之长,脑力消耗之大,不但令初学者望而生畏,就是对经常下围棋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困惑。如果我们把游戏的主要目的定为娱乐和放松,围棋显然是一种不可承受之重了。

初学入门的另一个重大困难是围棋所特有的抽象性。对围棋规则和技术的掌握,除了依靠逻辑上的抽象理解,几乎得不到生活中任何具体经验的帮助。举例而言,世上的其它类型的棋牌游戏,其起源,形式以及规则都是来源于社会生活经验的,如象棋和军棋,模拟的是古代和现代的军事机构和战争过程;又如跳棋为代表的竞速类棋,模拟的是速度和技巧上的竞争类行为;而牌类游戏以数学计算为基础,生活中的相似经验俯仰可得。在初学这一类模拟类的游戏时,具体的社会经验通常能使得规则和技巧变得通俗易懂,象棋中“马要斜跳,炮须隔子”就是很好得例子。反观围棋,我们几乎很难说它模拟了什么。有人说围棋模拟的是古代战争,虽然也有围棋三十六计之说,但究其本质而言是很牵强的。围空占地这种情形还算和战争有一些联系,然而要继续解释为什么两眼活棋,什么是“金角银边草肚皮”,什么叫大模样,什么叫厚势,战争中的经验就已经派不上任何用场,至于打劫要等着,简直就是战争的大忌。诚实地说,围棋的规则和内容,和代数几何定理没有什么两样,抽象的理解是唯一的途径。

由于以上的原因,对于围棋的普及化乃至世界化,我是一点也不敢过分乐观的。虽然也时常听到外国的某某大学将围棋作为公共选修课程之一,但大概只是某些爱好者的个人努力,成不了大的气候。日本很早就开始了有计划的海外围棋普及计划,最后起作用的还是东亚这一围棋基础根深蒂固的地区,东亚之外的地方,至今没有大的成果,今后的情形大概也不会有大的改变。

然而,这并不是说围棋会有一个悲惨的未来。作为一种古老而独特的智慧,它一直代表了东亚文化中根性的部分,它既不会简单消失,但也难以无限扩散。当我们看到连坦桑尼亚的人民都在砌麻将时,围棋似乎注定了只能是一部分人的宠爱。但这宠爱却是坚定的。我学围棋之前象棋下得很不错,但后来因为围棋几乎就不下象棋了,据我所知,有很多围棋爱好者也有相同的经历。这种移情别恋说到底是一种审美情趣的改变,甚至是一种精神气质上的变化,而在围棋身上这种超越于一般棋类的独特魅力,我想,仅仅用雅俗来解释是远远不够的。

我一直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好的诠释。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08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