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按照现有的数据,围棋应该是人类智慧所能创造出的最复杂的竞技游戏。作为一种连起源年代都不可考的文化古董,经过几千年的思考,人类仍然无法穷尽围棋中的各种变化。作为围棋技术中重要组成部分的“定式”,其流行变化之快,简直赶得上时装的节奏,而“千古无重局”这样的事实,更是让人类智慧生出高山仰止的敬畏。

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又从另一个侧面又加深了这种敬畏。现在的超级电脑在国际和中国象棋中已经能够通过穷尽的方法选择最佳着法,在和人脑的对抗中,优势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虽然这并不属于智力层次上的较量,但作为胜负为终极目标的竞技一方,失败仍然是人类难以回避的耻辱。不过,以现在超级电脑的能力,以相同的手段对付围棋还远远不够,围棋变化之多几乎是一个不用去想的天文数字,即便是穷尽这其中的一小部分变化也是我们有生之年不用去想的念头。其中具体的数字有人认真地计算过,虽然我很怀疑那计算的准确性,然而正如听见别人说银河中有多少星星一样,姑且相信就是。

电脑在围棋上的无能,其实一直是围棋界中津津乐道的话题,需要澄清的是,这并不是因为围棋本身有什么博大精深的奥秘可以使人脑在理解上优于电脑。作为一种抽象逻辑,电脑程序执行得其实比人脑快得多。之所以人类今天仍然能讥笑围棋程序弱智得可怜,多少拜托了围棋那大的出奇的棋盘。19*19这样的规格在人类智力游戏中可以说是罕见的。如果说是5*5的棋盘,甚至是9*9的棋盘,我想人脑未必有战胜电脑的自信。即便是19*19的棋盘,其产生的变化也终究有穷尽的一天,只是对生也有涯的我来说,其意义等于零而已。

这里牵涉到我们文化的一个特征。我们对围棋的理解,喜欢用博大精深来概括。博大精深给人带来的是一种敬畏,一种精神上的震慑和心理上的依靠。然而,博大精深本身是没有任何内容的。为了保持这种敬畏,一种神秘化的,不可知论的手法一直被熟练地使用。

而围棋正是这么一种神秘主义气息极为浓厚的代表。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08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