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一方面是棋盘显得太大了,另一方面围棋盘似乎还不够大,这是一个有限和无限的纠缠。职业棋手我不敢妄谈,但对于业余爱好者而言,十九路围棋盘的确显得过于庞大和复杂,耗时也过长,对于初学者更是毫无道理。这是我主张从小棋盘下起的原因。

小棋盘,尤其是十三路小棋盘的推广,其障碍不仅仅在于人们对于十九路棋盘的固执以及相应的对布局和定式的不合理重视,还在于胜负计算的规则上。

这里的核心问题就是黑棋的先着优势。棋盘越小,黑棋的先着优势就越明显,七路以下的棋盘几乎是黑必胜的局面。这样小棋盘的弱点就暴露了出来,显然它存在胜负上的不均衡性,而且棋盘越小,就越严重。

解决先着优势较为现代的手法是贴子,有人说贴子是围棋发展上的一大进步,其实言而过之,因为商业化才是围棋发展上的一大进步,而贴子与其说是竞技公平的天然要求,不如说是商业化的必然要求。

贴子出现于日本围棋商业化的初期阶段,它的原始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帮白方一把,更是为了完全避免下成和棋,贴子开始是有贴2目,4目的,但很快就被各种半目的贴子所代替了。这样就产生了一个半目的虚拟概念,换句话说,这个半目在棋盘上是找不到的。从胜负角度而言,这样做未免有不自然的感觉。和棋也应该是一种棋吧,任何竞技都天然地存在这一结果。而用拟定的方式消灭和棋,是不符合竞技公平本身的要求的。但商业化有其自己的规则,早在各种新闻棋战中主办方最为头疼的就是和棋的出现,因为如果加赛,则费时费力费金钱,不符合商业流程,而不加赛,又找不到相对公平的决胜方法,抽签显然太不象话,判白和胜也有过,但好象更不符合竞技的规则。从这个角度而言,半目贴子其实是围棋在自身公平性上对商业化作出的一种妥协,是对局者基于竞技之外的一种商业利益的让步。

这当然不能说围棋因此被异化了。围棋作为一种文化本身就体现着多种价值,重要的是各种价值之间的均衡。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也很难断言贴子就是围棋竞技的必然方式。作为一种历史的考察方法,在评价消除黑棋先着优势的各种方法时,翻一翻历史老帐并非没有意义。

古代围棋中不是没有贴子,但用贴子去抵消先行者的先着效力则几乎没有见过,相反,贴子倒经常是后行者(通常是棋力较高一方)倒贴给先行者,以增加后行者的取胜难度。为什么贴子这样一种简单的规则古人几千年来不屑一顾呢?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先着优势吗?

当然不是。相反,这种先着优势还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古人有更好的方式去解决先着的优势,即多重对局,在日本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番棋。从竞技角度而言,这实在是比贴目公平得多的规则,因为双方都有机会先行,于是先着优势就被自然而然地抵消了。此外,也无须对和棋加以避讳,对古人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去考虑什么贴子的规则。

这不是那种很自然的围棋吗?

但在商业社会中,这种围棋是难以生存的。商业社会有它自己的一套运作规则,其中时间是一个最基本的要素。时间意味着效率和结果,而那种番棋恰恰是缺乏效率和结果的形式。商业比赛要求一切时间细节固定,可计算,可控制,这样和比赛相关的其他商业要素才有正常流转的可能。而古代的番棋,不但在时间上难以控制,而且连胜负结果是否能最终决出也很难保证。从时间的因素考虑,显然商业社会需要一种确定性更强的比赛,或者说,商业利益在于表演而不是比赛。所以会有半目贴子,所以会有限时读秒等一系列商业化的规则。

这说明了一个事实,即贴子只是围棋商业化竞技中较为合适的胜负规则,它是一种因为商业利益而牺牲围棋本身公平性的妥协方式,但在此种妥协为不必要时(特别不是一局定胜负时),围棋完全可以有更为公平的胜负规则。

作为消除先着优势的方法,番棋本身的缺点在于胜负的不确定性,如两番棋,如果黑白各赢一盘,只好继续下下去,这对胜负急不可耐的现代人显然不合适。其实,这种竞技中一方优势的局面并非围棋中才有,象球类比赛中虽然先着优势几乎可以忽略,但主客场的差异却很难忽略。因此也会存在番棋现象。主客场制的足球比赛中一旦出现和局,要比净胜球数,再平手还得比进球数。

这对围棋比赛是有一定的借鉴性的,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中国古代计算胜负的方法。中国的古棋不象日本有政府扶持,而是作为一种民间文化自由流传,所以棋手为了生存,都难免和赌博沾衣带水。赌博的围棋计算胜负非常有特点,它是按照番棋中赢棋子数的差额来决定胜负,象著名的当湖十局就是如此。举例来说,如果十盘中九局赢的子数还不如别人一盘多,虽然局数是九胜一负,但总体上仍然是输棋。现代人可能会对这种胜负计算方式难以理解,然而在我的感觉中,这却是最接近胜负本质的计算方式。

赌博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赌博往往有世界上最公平的规则。

回到小棋盘的话题上来,我认为,对于小棋盘,用贴目去消除黑棋的先着优势是不适合的,特别是因为小棋盘的业余性。我主张小棋盘应当采取番棋形式,先按局数定胜负,平手则按净胜子数。或者直接按净胜子数定也无不可。即便是对于职业的十九路棋盘而言,上述方式也并无不可,因为它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克服了番棋在胜负上的不确定性,在目前仍然存在的番棋对抗中,完全可以成为和贴目方式并存甚至加以替代的一种选择。

更重要的是,这种胜负计算方式的变化,会引起围棋思考方式的一次大革命。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11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