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围棋

作者:莲台红玉
2005.08
  “2045年10月2日,新华社报道:我国发射的飞翔009号载人飞船,在访问了103个星球后安全回到卫星发射中心,这次环宇宙的旅行,其飞行速度和范围均是当今世界的最高水平,举世震惊!在辉煌成就的后面,还有极其神秘的故事,那就是宇航员用携带的围棋,居然实现了和其他星球“宇宙人”的较量,宇航员中,其一人为业5水平,岂知人类自诩为智慧象征的围棋,在那个“宇宙人”面前,竟然被打到了让9子。当时电脑记录了当时的9局棋谱,当把棋谱拿到围棋“长青树”,已经75岁的李昌镐面前时,这位叱咤棋坛数十年的棋圣良久无语,默默地摆了一个小时后,才说:“神奇!绝妙啊,那个人可以让我6个的,没想到自以为称霸了多年,才是入门水平啊,晕,晕啊!”自此,李昌镐放弃了痴迷了60多年的围棋。。。。。

  宇宙为何物?中国之大,我等能见之,世界之大,我等可以凭地图放眼之。但是,宇宙呢?任何眼,任何图,都不能俯视其之万一。上下四方,古往今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宇宙即是个无限,太极之后复有无极。

  所以,宇宙围棋,就不可能象老刘同志那样,以枸杞为媒,车轮为腿,广交天下棋友。因为有那一种爱好,在各地都可以找到朋友,然后据其经历,娓娓道来,成为故事佳话。宇宙围棋,说其大,无边,说其小,就在方寸之间。君不见,王质入山观棋,而有烂柯故事,刘阮入天台,与二仙女对奕,而成神仙眷属,日本的棋圣丈和本来棋力平平,但是遇到了仙人后,却棋力暴长。。。。人类可以凭借他们无限的想象力,造出他们所没遇到也不可能企及的境界来。

  我初学围棋时,那些先生可以吃我个一子不剩,后来我超过了他们,等我超越了他们,便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我达到了一个层次,但是,在一次比赛中,我却被一个人杀得死子盈野,才知道自己的本事原来如此低微,奕后和那人交谈,极力表示崇敬心情,他却说:我算什么啊,本市的高手可以让我四子呢。我开始不相信,但在那次比赛后,有个压轴节目,冠军和几位棋友进行了多面打,里面包括杀我大败的那人。我自然最关注他那盘棋了,果然,他恭恭敬敬地摆上了4个子。“四个子,怎么让啊?金角银边草肚皮,盘上4个金角都占了,白棋还怎么下呢?”我当时心里这样想。到了中盘,白棋东一子,西一着,我眼中那个强手在那人手里,竟然象着了魔法,处处受制,最后居然落得个大龙遭屠。这次真让我大开眼界,我不知道何时赶上他们啊!但是,事情并没有完,不到一个月,我又在报纸上看到,那个市冠军参加了《晚报杯》,被一位已经退居二线的职业棋手受2子,吃了个中盘败。而那个职业棋手在一线的少壮派手下,已经接近不开和了。哇,这围棋原来是这样,很象登山,当我们登上一个山头,感到会当凌绝顶的时候,再登临送目,但见群峰林立,云萦雾索,才知道我们登上的仅仅是个小山包。。。。

  其实,我们所面临的有两个宇宙,一个在我们身外,无限的空间和时间,使我们永远也不能尽知它们,“吾生有涯而知无涯”,是也,尽管我们是可知论者,但由于我们的生命之短暂,活动范围之有限,谁能穷尽宇宙的奥妙呢?老子,孔子,释迦牟尼,马克思这些称为大哲的人也不能吧。而另一个则是在我们的心中,“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就是吾心”,这是妙悟了人之真谛的大师语录。王守仁说:“心者,天地万物之主也”。自从盘古开天地,人类世界的万千变化,那一点不是源于人的心灵?围棋据传是尧造的,即使不是尧,也是其他的人发明的东西。围棋是心灵的产儿,是纯粹主观的产品。但是,人发明了这个神秘游戏的时候,却不知他们创造了一个可供心灵遨游的宇宙。纪昀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一个故事,宋代的第一高手刘仲甫,死后化做了棋仙,和一个清代的国手下了一盘,结果输掉了,这位棋仙最后说:古代的棋手是下不过当代的棋手的。这个故事虽然是虚构,但是说的却是一个事实:围棋这玩意,代代衍生,绵绵不断,其技艺却是不断的发展的。我们无法实现“关公战秦琼”的假设,但可以肯定,即使古代最高水平的棋圣,如黄龙士和范西评者,也下不过现代的古力和常昊的。奇妙啊,人类制造了小小的围棋,大小不过尺许,却不能尽知它。永远的不能尽知它,这就是宇宙啊!

  培养了众多超一流大师的木谷实,在棋盘前面对一个变化,在长考之后,不住地摇头:“不明白,不明白,就是想上一万光年,也还是不明白”。藤泽秀行为人狂放,号称50手内天下第一,但是别人问他对围棋知道了多少,他谨慎地回答,假如围棋是十的话,自己最多懂的了三。难怪曹薰铉在当了“围棋皇帝”后,依然虔诚地研究它,他的徒弟李昌镐拿了那么多冠军,年纪很轻时就成了世界第一人,可谈到成绩时总是出语寥寥,如履薄冰。这不能仅仅地理解为他的谦虚,也许只有象他那样的王者才真正体会到了围棋的博大,以及在这个广袤宇宙中遨游的艰辛和苦乐,就象在茫茫的大海上飘荡,他见到了灯塔,却永远看不到它的尽头。相比较,那些有了点成绩就自诩“天才”和圣人的人,不是他没有看到围棋的无限,就是他自己太浅陋了,那样的人,怎么能成为真正的王和圣呢?

  吴清源也曾有过横扫千军的伟绩,是上世纪当之无愧的棋王。在本世纪末的今天,吴清源将自己对21世纪的畅想,通过围棋抒发出来,这就是他的“21世纪的棋”。吴先生说,21世纪的棋就是“六合的调和”,就是天地东南西北,就是宇宙。如果说天是中腹,地是边角,那么东南西北就是指的是整个棋盘。这种说法,就是人们将视线放在全局,不过分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吴大师早已远离的真正的竞技场,但是,唯有此时的他,才能以先前的功力和现在的无功利性的思考,把围棋看做是个宇宙,而做通盘“求道”的哲学思考。他高居世外,俯仰整个棋界,所以他才不会有“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偏见吧。

  中国古代的围棋,摆上4个座子后就开杀,或短兵相接,或严阵以待,可称的上是野战的围棋,范西屏和施襄夏是当时的顶峰;日本的近代围棋注重棋理的研究,屏弃了完全斗力的古棋,而使围棋和近代的科学精神融为一体,可称为是科学的围棋,道策和秀策是他们的典范:而现代进入了功利极强的经济时代,重视效率和实惠,围棋又走上了特别重视形式判断,以数目收官为取胜主流的时代,可称为数量的围棋,赵治熏,小林光一, 李昌镐是这个阶段的胜者。特别是在李昌镐面前,很多“天才”纷纷倒在他那把重厚笨钝的屠龙刀下,聂,马无策,日本的6大超一流,此时也廉颇已老,但峰回路转,在李氏王朝中,却斜刺里杀出李世石,崔哲翰来,崔哲翰在以往番棋不败的李昌镐神话中,竟在番棋以0封昌镐的战绩把大李砍个晕菜,李世石更是了得,小小年纪,已经7,8个世界冠军在手。昌镐未老,但现在一统已经动摇,而击败他的李,崔2人,凭借的又是一种无宗无派,什么都敢下的“暴力围棋”。

  又回到了文章开始的话题,这也许是笔者的假想,但是,既然宇宙是无限的,什么事情没有呢,当我们人类为自己的智慧沾沾自喜的时候,也许在宇宙中有比我们高级得多的智慧,难怪前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即使象李昌镐那样的人类的棋圣,他对围棋的了解也许不过4,5呢。所以,被宇宙人让上6子,也不是什么怪事。

  每一个点就是一个选择,每一个选择蕴藏着无数的变化,当一种围棋理念达到了极限时,跳出圈外,换一种思维,又是一个无限,围棋,谁知道它的尽头,或许它根本就没有尽头,象长江之源的呼驼河,开始只是涓涓细流,但当融汇百川,便汪洋浩恣,一泻千里,及至大了大海,顿成横无崖际,与天相连。。。。。
  人创造了围棋,就创造了一个宇宙,这个宇宙是在棋盘上?,还是在人的心灵中?,我不知道。。。。。
  (作者按:我根据别人的故事,草写了一篇《乡下围棋》,原意是要说围棋在农村的空白和无力,这和我们这样一个农业大国很不协调,在我们中国,得农村者,得农民者,才能得天下,毛泽东的革命发端于农村,邓小平的改革也由农村开始。但是围棋在农民眼中,除了据说南方有几个围棋之乡外,还大多如我们眼中的高尔夫球。从农村出来的我,自然有几分不以为然的。没想到老刘同志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厚积薄发,由县城一直写到国际,还有个头吗?,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此事由我《乡下围棋》开始,就由我的《宇宙围棋》作为结束吧。所区别的是,我今天写是不是叙述,而是对围棋的一点感悟,即使贻笑大方之家,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