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围棋观转变之路

作者:蒋寻涯
一.背景

本人最好的成绩是老IGS3d(当时4d基本是老业五)。。。后来是老tom5d(因为都是读妙快棋,慢棋应当更好点)。。。算是坛子中的一个铁杆挺骨派。。。

其实,细说起来,与lbztmex类似,我也曾经认为古棋很差,也曾经学习现代日本围棋理论,而且学习得自认比较深刻。。。也很知道日本高手告诉我们:古棋是胡乱大砍大杀。他们更告诉我们:日本职业棋手这些变化都能算清。更告诉我们:开局几个平行定式一摆,判断此棋半目胜负。而且最后还真是半目胜负!不服不行啊。。。这些话都成了我脑海中的定论。。。那时日本牛啊,一流不爽,还来超一流,而且,超一流还六个。。。神往中。。。

其实,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是打过古谱的,包括当湖十局,但是,说实话,看不懂。。。还有个别古棋让子棋谱。。。因为当时书籍极少,所以,信息也很少,也就糊里糊涂地认为:古人确实是在乱杀,日本人说的有道理。

二.破除日本伪棋道的迷思:

但是,韩流革命后,尤其中国人在过去十年被痛扁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这些所谓的定论。曹、刘唱和、甚至李昌镐都经常能够暴力镇压那些都能算清的日本超一流们,也包括中国的一些顶尖棋手,如常昊、马小(其实,马小后期被李昌镐镇压,基本是暴力镇压中盘胜的,而不是官子)。日本的书房棋遇到了韩国棋手,经常就有理说不清了。。。尤其九十年代后期,围棋天地上曾经登过《眼花缭乱大劫争》说曹中盘胜依田的棋,而且后来说中国棋手一流感叹:原来棋可以这样下。我当时在美国,看完棋战基本都到了后半夜,看着中国棋手败落,痛苦之余难免夜深人静地思考一番。毕竟做科研工作的,经过几个案例,我就知道我被骗了。。。原来,围棋并没有被研究透,原来其(棋)中还有那么多目前职业其实并不了解的深深的黑洞。。。这段时间,我写过很多棋评,都在中围网上。。。我当时认为围棋面临着革命,而且中国小棋手很知道方向,他们可能能够在革命的高/潮与韩国棋手一起引领围棋的发展。。。我也曾经在《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中,借写赖越师们,说围棋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提出深海围棋。。。有人反对我,说日本围棋是高级战术,讲究的是不战屈人。。。我说,我根本不反对你不战屈人,但是,你首先要能屈人吧。。。如果对方叫板,你白衣白袖,被人家直接按住在臭水沟中暴扁一通,还说不战屈人,是不是太阿Q了点?。。。当时,虽然我已经破除了日本围棋的迷思,但是,我还不知道方向在哪。。。

三.民初和建国后的棋手,能代表中国古棋吗?

大家崇拜日本围棋,任意贬低中国古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民初日本的高部来华横扫和建国战乱后日本老太太来中国横扫。后来,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古围棋的看法,那就是著名的秀哉让三子胜当时一个国手的棋。其中国手花两手棋与秀哉互相断开,并闷进秀哉一块,而秀哉藏了一个二路扳的妙手而活。问题是:这个二路扳实在是太容易的棋了!如果当死活题,业2-业3的棋,即使实战,一个标准业五在重要比赛中而且重要的局部死活问题也能看出吧。民初国手这么差的水准,实在令我吃惊,被让三个,是应当。但是,毕竟我以前打过古谱,并对其中一些变化知道点,算路远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像日本棋手评价的那样,没有布局和只会乱杀。难道这些民初的,基本的都这么差?所以我又问:这些人能代表中国古棋吗?而吴清源更说,中国古棋的黄施范是名人之技,是这样的水平吗?后来经过比较才知道,这时的中国围棋已经猥琐不堪,比较肯定评价是远逊施范当年,要差多子。

四.当代强关联围棋的发展指明方向

再后来,李世石、催着喊、古力、孔杰慢慢把棋盘变得大家不再认识,我身边的业五、业六们都叫喊看不懂的时候,我知道,革命的浪潮来了。看看当今最高水准的对决,古力对李世石,哪盘不是几条龙横飞,哪盘不是龙(倒)卧于野的那方中盘负?而且,在局后解说(围棋天地)中,专家把其中和背后各种复杂的变化摆出。原来,他们的招手背后有如此精深的算路和全局性的思考,这与当年小林、赵的日本流彻底不同了,甚至几年前的暴力围棋代表的刘唱和也感叹:现在的围棋已经不是我们的了。而问题是:这种超级复杂的全局关联的围棋,我似乎在哪看过!

在哪?在梦中?是的,在三百多年前梦中的当湖!当湖的棋就是这样的全局性的大杀局,什么边角、什么实地,都是为这种全局性的大杀局让路。当年施范就能中盘杀棋未解,而肩冲星位,什么?损实地,是的,但是与中腹上百目的几条大龙绞杀相比,那算什么?当然,被肩冲的可以脱先,那么被挡下,那可是实地损失惨重。古李对局是也是如此,三十目的大场不能抢,因为眼下每一步都是牵扯几条大龙的生死。我知道围棋的方向了,那就是这种全局关联性的大杀局。所以我写了《我的围棋史观和先手的意义》,也发在tom上。
五.围棋的文艺复兴

其实,道理很简单,围棋的“地”是以“死活”来定义的,即只有你能杀死别人打入的棋子才能称为地。而杀死龙后的地,那是以几十目记的地。几种可能导致杀局:(i)落后的一方,只要能够必定极尽所能的“搅局”(打入、分断等等),造成杀局。这是最低层次,在日本传统中也能见到。(ii)一方在对方的空中布下各种味道,最后在条件成熟后,进行总引爆。这是中级层次,具有一定的主动性,在日本传统中就比较少了。(iii)从布局刻意制造复杂局面或走的最强,对手不甘被压迫,最后走上了几条龙飞舞的全局性关联对杀。这是最高层次,即“主动地”以“全局性关联的复杂杀局”作为“相互对抗和检验标准”,这在日本围棋中几乎是十年一局的样子,而现在在李世石、古力等对局中,几乎盘盘见。

同样的,这种最高层次的“全局性关联的复杂杀局”是当湖十局的标志。甚至不只是“形似”,而且“神似”。现代陈祖德解说,更细致的是王元解说,充分告诉我们,中国古代布局其实并不简单,而是在“座子围棋体制上”强调相互牵制和制衡的布局,天生制造了一种相互关联的大杀局的背景。同样,虽然战衅起于一方,但是,立刻形成极度复杂的全局关联性的战斗,双方的算路也是与古李对局类似的,即同时要考虑多块棋之间的死活问题和全局得失。正是因为几条龙相互缠斗,一块少则二三十目多则上百目,除非对等大龙转换,稍有差池就万劫不复,古力与李世石的对局就是经常戛然而止。而令人惊讶的是,古棋,尤其施范的当湖局,复杂程度不弱于古李,几块龙的生死未卜、转换未定、劫争频发,但是他们却能够走钢丝,而且“走得明显比古李更长、更远”。而这走的“更长、更远”的基础其中的算路,更是精深无比。真实的一则故事是:当湖对局一个局部陈祖德研究认为有一杀着,两大高手没有发现,但是罗建文认为奇怪,两大高手同时失误的可能性应当很低,后来叫罗洗河细致研究再三,终于发现那所谓的妙手其实是陷阱,对方有另外一个鬼手可以反过来制敌于死命。可怕的算路,大概吴清源正是看到了一些背后潜藏的变化,才断定施范有“名人之技”吧。

六.现代围棋史――真实的谎言

不可否认,因为日本围棋在20世纪初打败了“当时的中国棋手”而登顶世界围棋,并宣扬中国古棋是“大刀长矛”的冷兵器时代产物,而日本的“讲究分块布局”的“阵地战围棋”才是“长枪大炮”,取得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中国虽然是围棋的生母,而日本是围棋的养母,也就是“围棋是在日本成长的”!日本人这套理论,我不只一次听七八十年代的中国职业棋手说过,可见当时已经是主流观念。其实,日本人在世界推广围棋的时候,还经常夹带私货,故意语焉不详地对西方人说:“围棋是日本人的运动”“日本把围棋推广到世界”。所以,我在美国至少遇到两个老美认为“围棋发源于日本”。

但是,如果我们认同吴清源的说法,那么中国古代围棋从不同的道路已经达到日本围棋的最高水平,那么日本围棋凭什么称自己是“围棋的养母”?更进一步,随着“强关联围棋”的回归,再看看仍然下日本围棋的那些日本棋手,在国际赛场几乎全体过不了预选,还不如一些业余棋手,到底是什么样的养母啊!我们完全可以彻底反思世界围棋的发展史,破除日本围棋界编造的、曾经被世界广泛接受的、并似乎“成为真实”的谎言。

所以,我前段写文章批驳“日本是围棋的养母”说,认为在重新认识古棋的同时,我们应当重新评价近现代围棋的真实历史。

七.中国围棋和日本围棋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

如果你接受了日本的围棋观,你会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中国据传最早的棋谱,孙策-吕蒙谱(即使是伪造,也是极早的,在唐之前),那是一个标准的阵地战谱,很像日本现代围棋。原来中国人那么早就知道“阵地战”了啊!其实,一点不奇怪,一个业三的棋手就知道子力配合,中国围棋到了业三以上,肯定知道“排兵布阵”了(战阵可是三千多年前商朝屠杀土著的法宝啊)。但是,后来中国围棋慢慢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中国围棋讲究“尽其变”,即探究最深的极限,同时,中国围棋讲究“砥定中原”,即在中原决胜,反对偏居一隅,所以保留“还棋头”和“座子制”。到了黄施范“三圣”,形成所谓“八卦布局”,细看王元的解说,我们会发现每一手的意境,即在“还棋头”和“座子星对角布局”情况下,角地双方难以定型,所以,布局阶段就刻意要求形成全局牵制性,这就是“八卦布局”的内在含义。在此八卦布局的基础上,全局关联的复杂战斗是在所难免。所以,我说,比当代“相互压制”导致全局性关联战斗不同,中国古人在棋圣们的指导下,在布局阶段就定下了“全局关联性”。当然,客观地看,中国围棋走向这种关联性大杀局还可能与“民间性”有关,即民间下棋经常“带彩”,而且多带“子彩”(一个子多少钱),这客观上助长了大杀的棋风。

与中国古代围棋强调关联战斗不同,日本围棋却在近代走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这个道路是谁选的?又是如何发展的?我只能谈谈我简单猜测和看法,毕竟我虽然读了多遍《日本围棋史话》,但是细节资料很少。据《史话》说,日本围棋据说在第一棋圣道策之前也是杀局较多(我没有看到道策之前的“真实”棋谱),尤其井上家多出杀棋能手,春海就是一个。但是,道策凭借强大的棋力打倒春海,又教出众多高徒,井上家衰落,《史话》说:日本围棋从此脱离了“大杀大砍”。而且,我们从道策的棋谱也能看出,他制服下手一般很少走那种大杀局,而是经常利用自己的全局判断优势+局部手筋来克敌制胜。“前圣”道策明显是善战的,为什么他要走这条路?同时把日本围棋带上了这条不归路,其后的秀策(后圣)、秀荣等,更是加固了这种“不战屈人”的棋风。其实,客观的说,道策、秀策、秀荣等,都是一代力战王,为什么他们倡导的棋风却不是如此?我很怀疑他们的动机是否像那个“不战屈人”的说辞那么高尚。我们知道日本古代围棋家族的竞争是残酷的,官家定期的御城战已经关系家族名声,而顶级“争棋”一局更是决定家族命运。但是,很奇怪,看看这些日本棋圣们的胜率实在吓人,结合这种棋风,我“以小人之心”认为这背后有很深的心机:日本棋圣通过引导大家走相对缓和的围棋,然后通过局部获利(判断能力和局部手筋能力)来保证获得高胜率!从这点看,这样的引领其实是弱化群体的同时,保证自己(自己家族)的获利,而这是卑鄙的。所以我曾经写过:《日本围棋衰落的罪魁祸首――道策》。

八. 日本围棋观的特征

1。信布局。哈哈,吴清源早说了:50手以后,都是平凡棋局。而且,古棋也有合乎内在逻辑的布局。虽然他们那个体系中的价值观与我们现在不同,但是,如果你深入了解后,会发现他们的逻辑深度比现代布局并不差。

2。信定式。哈哈,我曾经在棋摊遇到一个老业四下(70年代的,可是打过全国钢铁煤炭行业比赛的),他下一个雪崩定式,我没有见过,凭自己计算下出标准的一个较复杂的定式。有人说的好:定式在高手那,应当只是千万选项中的一个而已。

4。信“职业棋手都能算清楚”。哈哈,明显被日本人的假话欺骗。李世石现在对日本人的胜率92%多,那些在他手下死无数巨龙的日本人,敢说他们算清楚了吗?

5。信“棋局时间长短论”。哈哈,即使在日本,那些下慢棋最厉害的,基本同时也是快棋最厉害的。计算能力是有极限的,超过这个极限,就是再给时间也不管用。例如日本棋手是30步,古力是50步,那么日本棋手要算40步的变化,需要的时间几乎是无穷长。这就是围棋经常一个顶级高手可以对阵其余所有人加起来,当年聂卫平就这么做的。对局时间有影响,但决不可能是决定性的。

6。迷信日本棋局整洁,无“搅局”。哈哈,日本棋手满足于安乐死,在局势不利时不善于挑起战端,搅乱棋局,把棋引向复杂,这只能说两点:一个是战略愚蠢,第二是战术无能。

7。信日本围棋没有错误。哈哈,一直说:在能算清1万步所有变化的围棋上帝面前,我们的棋99.99%都是错的。日本围棋,尤其双方联合逃避复杂的职业棋手,只能说是“花拳秀腿”,双方没有实质伤害,虚晃晃,当然难说哪手是“错误”,但是,整体说,全是“缓着”连连,现在遇到中韩棋手,简单下下就不够。而中韩棋手之间,尤其大赛,双方都是剧烈战斗,几条大龙生死于一线,前面说了,稍有差池就崩盘,输的那边肯定是有错哦,赢的也不一定都对。

8。信日本围棋外的所谓“棋道”。什么仪式啊、装束啊、对局室、奖金啊,哈哈,我这些都不反对。但是,有一点基础,就是棋局内容要漂亮,如果棋局内容差,这些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最恶心是拿奖金说事,嘿嘿,如果比尔盖茨和巴非特参加一个“两人赛”,“两亿美金”的冠军奖,下完后刊发“20k”棋谱给全世界,这有意义吗?与两个土财主搞一个财主杯类似吧,“两亿美金”只是自取其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