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 敬请稍候……

作者:拔剑出京城

一直很想写一些关于漫画“棋魂”的文字,但却又一直迟疑着。

会不会自找麻烦,引入漫画的艺术品位甚至民族自尊的冗长争论中?

日本人是不会有这个问题的,漫画早已经成为民族文化的一部,而那些被棋魂所感染而拿起棋子的小孩子,更是父母眼中理所当然的结果,因为他们自己也是捧着各种成长漫画长大的。

有的时候想得多了,我会不禁感慨,甚至是愤怒:争论能创造些什么呀!

所谓的作品只有两种,一种是用心创作的,而剩下来的是用来填充版面和眼球的。剩下来的无疑是大多数,它反映了人类机械的生存需要和反复的生理欲望。至于前一种,则是作者和读者之间心灵上的共鸣。

棋魂就是这样一部能够引起共鸣的作品,我有时甚至会怀疑这个作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哪,莫非他也是被棋魂附体?一个常人,是难以摆脱他所处所在之时空局限的,然而棋魂却做到了这一点,他将围棋文化中那独有的历史感表现得无比深邃。

也正是因为如此,漫画后期棋魂佐为的消失几成败笔,那之后的连载大概只是一种基于商业利益的妥协,也许又会变成一个庞然大物吧,这是在一个商业社会中获得成功的漫画作品所难以逃避的结局。

有人说,连载中的棋魂已经结束了。或许,是不想把感动变成一种简单的欲望吧。

但应该认识到,一方面商业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会抑制一个作品的艺术性,另一方面,它也为任何一种艺术的创作和欣赏提供了最均等的机遇和最广泛的平台。也正是因为如此,如果说围棋是一种产业,那么它就不仅仅是竞技锦标上的争夺,不仅仅是人民币流通升值的场所,更是一种孕育围棋艺术的文化摇篮。而棋魂这样的作品能给我们带来的绝不仅仅是几个未来的世界冠军,那真正寄托着希望的,是正在成长的下一代中,能画出中国人自己的棋魂呀。

而目前围棋文化土壤之贫瘠,是每一个真正有民族自尊心的人感到痛心疾首的。

我有时在想,这是一个继承,融合和超越的时代,但究竟该继承什么?融合什么?又超越什么?

中国的史记不仅在史学上被推为典范,文学上的价值也得到历代的推崇。然而现在的中国作家,是没有人继承和发挥史记的文学风格了。但在日本,史记风格却为一代历史小说家所发扬,为了表示对太史公的尊敬,甚至有人改名为司马辽太郎,所谓辽字,比司马迁的迁字少一笔,意为远不如司马迁之意。

不玩其形何以揣其意,不得之意又何以忘其形!

夜凉秋如水,拔剑出京城

2002.11.22晨 北京

Copyright © 2014-2020 daoqi.club
 GS  GST
道棋对局